246天天好彩今期出什么肖呢,2016香港马会44552,48123hk黄大仙总论坛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48123hk黄大仙总论坛 >

胡子谈中国最老、逼格最高的电影论坛的前尘网事

时间:2019-03-13 02:50
  

  徐鸢,就是妖灵妖,上海躲在幕后的迷影大佬。他在金马奖评委的网页上,也只是拍了一张侧面照,露了半张脸。他开玩笑说,之所以这么多年从不在媒体上放照片,是因为在上海搞电影活动得罪过人,怕下次参加活动被认出来。他不仅创办101电影工作室,主编刊物,也见证了上海20年来电影文化。

  前几天,迷影课发他的那本书之后,“迷影文化”这个小火苗又在我的心中死灰复燃。说真的,我现在的研究兴趣,已不在迷影了,而是相反,是“终影”,电影终结论。我现在每周给研究生讲的都是法国电影哲学。那帮法国佬,无不在“唱衰”电影。电影这种艺术在操蛋的资本、产业和一大堆学界业界的脑残吹鼓手带领下,已无法抵御电视、流媒体、当代艺术和前沿科技的四面夹击。如果电影不在内部更新自己的本质和边界,一定会消失在屏幕世界无始无终的泛滥大潮。

  尽管如此,迷影毕竟是我的心底一个柔软点。我这个老帮菜心中残存着一滴滴理想主义的火苗。尽管,绝大多数当事人,当我跟他们提到这件事,他们已对这种运用学院话语搭建的学术人对文化史的理想主义不屑一顾(差不多都逼近40岁,早期核心人物都是45岁以上),可我还是有点不甘心。

  有两个不甘心。一个是不甘心目前学术界对20年来最活跃的电影文化熟视无睹。想想过去20年中国现当代文学界的文学期刊研究热,重新研究民国时期的刊物、杂志。再过50年,刚刚从互联网上消失的电影论坛、博客和网站,不就变成了电子媒体初期的“期刊”吗?可是,纸纸期刊,我们还能在奇爱博士沙丹这种资料控(或者说期待仰仗收藏资料发家控)手里买到一些,但电子媒体呢?论坛说黄酒黄了,数据说删就删了。当年激情澎湃的讨论,就成了数字灰烬。我们学术界需要等到到那个时候,才认识到其重要性,四处挖掘史料,还是从现在就开始整理?论坛,我认为不仅仅是一种互联网的过度产品,我认为在那个特殊时期出现了论坛,恰恰是一种在民间解放思想、推动电影启蒙、运用数字工具建构民间民煮对话的形式。从本质上说,论坛是一种相对的民煮,而微信建构了一种新权威。

  还有一个不甘心,就是面对难以抵抗的遗忘机制。我们生活在一个外脑的时代,数字信息存储记忆,资本加速了记忆的工业化,人的记忆力本身就在衰退。加上每个参与者主要通过电脑,虚拟参与论坛、QQ群、博客这些共同体的建设,远离了那个时代、氛围、离开了当年的浏览器的界面,连我们自己都回忆不起来太多细节了。可能是有点矫情,我不甘心任凭那个时代(你可以说它激情四射,也可以说它乏味无聊)就坠入遗忘的黑洞。

  我发表了徐鸢那篇文章之后,马暮暮来信说,辜负老师的嘱托。其实她做了很多前期工作,比如采访,而且进行了整理。只不过,一件事能否被做成,需要等到那个最合适的人出现。马暮暮还是好同学,但她更爱黑镜。

  今天给大家推送的,就是中国最老、逼格最高的电影论坛:电影夜航船。采访对象就是这个论坛最重要的参与者之一、北大著名诗人、学者胡续冬。他在豆瓣上很有名,叫“胡子”(不过我发现现在豆瓣上叫胡子的很多,他叫胡子(胡续冬)��),他是研究比较文学的,但更多时间在网上扮演一个幽默辛辣的文化时评家角色(看上去真的是夸��),他的《去他的巴西》当时卖的很火。了解胡续冬的人都知道他资历很老,其实他本人很年轻,只不过很早就因北大才子而出版杂文集、诗歌集,简单来说,就是成名太早显得老。所以,这也是他能很早参与北大新青年的原因。

  北大新青年的“电影夜航船”即便不算是历史最老的电影论坛,也是当时同时期水平最高的,你会发现很多大咖都是从那个论坛里出来的。可惜,这个论坛现在已经不存在了,当时的数据也彻底消失,但当时的争论是格外激烈的,哪篇文章置顶,作者都会很风光,后来还出版了刊物,是早期互联网迷影文化的重要阵地。

  接下来,我们就听听胡子讲讲北大新青年和电影夜航船的往事,我打包票,文章非常非常精彩,对于当年经历的国人,读起来肯定感慨万千。访谈没有经过胡子老师亲自校对,涉及一些人的隐私我们做了处理,如果当事人觉得不爽,可联系我们。谢谢胡子。我们会陆续再发表一批老迷影人的访谈,也算是个档案吧。

  本访谈由才华横溢一发不可收拾的马暮暮于2016年4月13日(周三)在北京大学巴西文化中心采访。采访人简称“马”,胡续冬老师简称“胡”(请脑补黄西的成名段子��)。内容基本按照原访谈整理,顺序略有调整。

  胡:“北大在线新青年”跟当时中国很多事情一样,是布朗运动的结果,一开始没有事先计划。学校里有一批人莫名其妙拿到了一笔风险投资,打算做一个北大在线的网站,做什么样的网站,没想清楚。

  这些人跟我都没关系,方正青鸟的人在负责,一帮人的想法是弄成一个在线呈现北大方方面面的网站,另一帮从美国硅谷回来的人想弄成e-learning这样的在线教育网站。

  这两个点子选哪个点子没搞清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北大作为高校里文化最具特色的地方,得弄一个跟文化有关的东西。当时我在读博士,有人找到我,说你声望比较高,搞诗歌、文学,都是老江湖了,就出来弄一弄。

  当时定位还比较low,想弄一个学生生活里的文化社区,我作为老前辈相当于做一下顾问。我想这还让我干什么呀,就招募了几个小孩,比如饭饭,在校的有去世的马雁。当时想得很简单,把北大辉煌的80年代发黄的小油印刊物扫描放进数据库里去,变得数据化。

  但后来原来那两帮人却产生了纷争,一帮人夺权了,新的CEO来跟我说,给你一个独立的网站,就做成一个文化性质的网站,只要做成网上的和当年北大新青年一样的气概就行了,怎么做我不管你。就相当于一个子网站,你组你的人,经费开销都从北大在线母公司走。

  当时的公司叫做北大在线网络有限责任公司,我那块是子公司,就叫北大在线新青年网站。我说好。

  当时临推出上线已经没多久了,我说就这么几大块:文学、音乐、学术、电影,还有生活(不能被归类的,怪时尚之类)。文学我不愁人,音乐我也不愁人,许秋汉、一帮做民谣、后摇的人我这儿都有,电影更不缺人。

  我先找了一个老炮儿,朱靖江。他原来做纪录片,也做过一些电影周边的研究,现在转行做中国最牛逼的影视人类学的,91级法律系,跟我一级的。

  后来他上的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郑洞天的学生,他对电影学院这套培养精英的模式和趣味一直非常不满,你想他是一个90年代带有学生领袖气质的人物,对电影学院这套东西当然很不爽。

  毕业以后他就自己做好多杂事,做纪录片,也长期和CCTV-6合作世界电影之旅。但他根里头还是想做点怪的事。

  后来在我那里的电影频道工作,之后又考回北大做影视人类学,开创了影视人类学势不可挡的潮流。当时他回来的时候,电影这块他说再弄俩人,弄杨子吧。

  当时北京民间独立影像组织有个实践社,杨子是它的发起人,人特别荡,人称“淫羊藿”。

  还有90年代末民间迷影传奇人物YD,网名叫做pencil,他很低调,基本是幕后人物。他做了一件很牛逼的事儿,在来新青年之前,和一个叫YJ哥们儿把当时借到香港的录像带转录到牛皮纸袋的DVD里头,像接头点一样,到专卖艺术电影的盗版碟商那儿卖。这哥们儿转了很多东西。当时开始做带牛皮纸的DVD的就是他。

  当时我们定了一个名字:电影夜航船。这个频道因为有这仨人,一个本身就是干盗版的资源帝,一个是组织DV拍摄活动的实践帝,朱靖江又是他们的领头羊,脑子里有很多革命性的想法。但电影夜航船没有达到最开始的目的。

  最开始的目的是朱靖江的口号:从电影贵族手中夺回拍片的权力,副标题是:从电影院校手中夺回看片的权力。朱靖江的目的是掀起一场大家都拍革命电影的DV运动。但我们后来却变成了一个全国迷影青年选购盗版碟指南的网站。

  当时从常规内容来看(我在文学和电影板块干得比较多一些),有一个经典内容点击量是整个北大新青年里最高的,就是每日碟评。

  我们当时尽可能多地第一时间拿到新出的盗版碟,就像今天的影向标一样,只不过分好我对南欧或者拉丁美洲电影接触多一些,新出一部之后我就能找到这部分的序列,比如新出了侯麦的电影,谁谁对侯麦熟一些就先看一遍。

  每个人第一时间拿到碟以后,当天晚上就写一篇小的碟评。不像今天这样要给人当水军,我一定要全凭我的趣味,是否值得推荐,有趣在哪。连做其他版块的人后来看片热情起来了,他们也写。我们论坛上的网友也写。每天一篇。

  这是页面上的每日碟评,另外还有一组新青年论坛群,也是与页面相应的文学论坛、电影论坛。电影这个论坛就非常火,是当时迷影青年扎堆的地方,当时一个后窗还有一个就是电影夜航船。数得上字号的人很多都是从电影夜航船出来的,比如张勇、Liar(李霄峰)、顾小白、(我老婆)阿子……

  我这些年观察当年这些迷影青年的脉络也很感慨,大部分人由单纯的迷影青年转到了电影的边缘生产,如写影评和宣发,再逐渐转入到电影核心生产。

  有的人开始变成编剧、制片,有的人开始进入产业链一线中去,有的人要么成了大团队里的人物,比如顾小白动不动就和张艺谋合作;有的人虽然还保持着相对独立的姿势,但也开始进入本土电影商业化浪潮,到国产片巨大的市场里占据小份额去了。这些人当时互相都不认识,都冲着网站提供的碟评资讯的分享和专题来的。

  我们也做专题,比如今天做塔可夫斯基专题,明天做杨·史云梅耶的专题,有的做本土独立电影,朱靖江最感兴趣的是做独立纪录片的介绍和访谈。网站比较全面,基本上覆盖了当时迷影青年所能够关注到的电影的方方面面。

  当时也做一些线下的活动,包括和迷影青年线下聚会。也干了一些比较搞笑的事,比如把周星驰弄北大来,这也是以新青年电影夜航船名义弄过来的,电影放映完了之后他和学生讲座聊天,大约是在01年在百讲大礼堂,爆满,那天真是挤爆了。马骅主持,我在前面作为大佬坐着。这是当时非常轰动的事。

  我们和周边的放映地点也有合作,比如盒子咖啡,现在已经不在了——当时在北大东门有一条文艺气息的街,街上有盒子咖啡,有雕刻时光,有万圣书园,有镇宇音像行。

  这个镇宇音像行是个传奇,他的老板是丰台区的一个公务员,老板特别爱看电影,也选到了这么一个地方。北影后面的、或者和平西街那边一些店什么都卖,但镇宇基本只卖艺术电影,别的都不卖,而且套装卖得特别多,牛皮纸袋的稀缺资源在他那儿特别集中。好多买碟的都要到镇宇来买,货比较全,大师套装比较齐。

  后来镇宇其实还存在着,西门外我家附近河边上那个斯多哥就是当年的镇宇,但他已经不再做盗版碟了,随着字幕组时代的到来大家都已经开始下载了——总之,我们和周边的和迷影有关系的机构都很熟,拿到极其稀缺资源的时候也做地面放映。

  最牛逼的是,当时南方周末副刊主编李多钰,网名子非鱼,她当时也是一个在媒体高层混的迷影青年,她有一个想法,把各地的迷影青年、观影机构组织起来弄一个纯民间的电影节,但不敢叫电影节,叫中国首届民间独立映像节。

  映像节以南方周末作为发起方之一,新青年电影夜航船是主办方之一,当时广州迷影会、上海101、每个地方的迷影机构都会派代表过来,选送偏独立制作的、有的类似于电影学院学生作业,像电影节一样打分、评比。

  热情是有,但有的是完全没法看,做评委看得生不如死。既有好的,但大量都是头大的。也有香港的片子过来,那年大家普遍认可的是香港的短片《车四十四》。

  Anyway,我们也参与到了全国迷影人群的活动当中,以一种建制化的行动希望长期办下去,但遭到阻力还挺大的,还被查过。

  然后就是《新青年DVD手册》,这是比较有趣的。我们每天都做每日碟评,后来发现这量很大,窝在网上就只能这样,当时还没有google这种神器,百度也处在原始阶段,大家搜索也不是像现在这样便捷,搜索的方式和结果都还比较落后。于是那时就想干脆把这做成传统的书呗。

  要做出版,首先要考虑跟哪个出版社合作,考虑共同投入成本?还是买断书号自己做?还是卖个内容?就觉得太麻烦了,我们都有自己渠道,有这么多网友——我们甚至还提供下载呢,有自己的服务器,把碟评里的很多片子转录了,放到服务器里有会员密码可以下载。但后来出了点事儿,反正有这么多用户,以邮寄的方式,寄款过来我们就把DVD手册寄过去。

  于是就自印,牛皮纸和普通纸张混搭,小胶印,不是激光排照,自己排版,自己跑印厂,堆在自己公司的小仓库里,一印出来立即发,基本上供不应求。

  这甚至到了一个特别荒诞的阶段,有些汕头比较大的盗版碟生产商(早期盗版碟封面很糙配无关的像素很差的图片,配上几个大字)可能觉得封套缺内容,就从我们这上头扒,有的已经出过一次了,觉得新青年推荐了需求量会增加,就重新制作,重印封面上就把我们这印上去了“新青年DVD手册评价:五星”,可牛逼了感觉像法国电影手册!我们成了盗版碟商的兜售语。

  胡:不止六期,我特别清楚,六期是往外报的数,印象中至少有15期。这还是能拿出来的,有时候出得比这还糙一点,赶制出来的。除了邮寄,还放在当时很多小书店,比如蓝羊(也在北大东门那条街,后来搬到清华西门了),还有雕刻时光,镇宇音像行,卖碟旁边放了一个这个书——民间号称盗版碟选购指南。

  胡:刚起步的时候500来本,后来能卖2000多本。到后来就被出版社盯上了,想跟我们合作,新世界出版社编辑跟我们比较熟,就拿去正式做,有正式书号ISBN的,能在书店正式卖的做了大约两三本我忘了。这之后我们公司就垮了。

  所以我在豆瓣上看到《新青年DVD手册》是有正式书号的,新世界出版社出的,实际上就是最后出的那两三本?也是这个系列中最后的两三期?内容也没变?

  下面我追问确认一下一些细节。网站一建立起来,是不是电影夜航船就已经开辟出来了?

  胡:对,我们确实有数据库。页面上每日碟评每天推送,是可以搜索的,背后有一个库。上面有打星,下面有碟评,也有影评和回复。就像豆瓣1.0。我当时也面临着转折。2000年办这个网站,2002年我毕业留校,当时烧钱全用的是北大在线母公司,母公司也是用北大青鸟的钱,北大青鸟也有意见,烧了两年多了也得有个出路。

  主要我们这帮人全是文艺青年,没人琢磨融资的事。如果早点01年去谈融资完全可以有钱,已经有人暗示过看生长态势很好可以投钱,但我当时觉得反正有青鸟养着能凑合下去。到我02年留校,青鸟有点意见,意思是说当老师了还做兼职,要么做职业经理人还可以追加投资。我也觉得靠母公司出钱有点靠不住了。

  当时新青年网友特别多,通过论坛结识了很多爱写诗、爱看电影的金融界、IT界人士,于是就跑过去跟南方的几个哥们儿讨论着改变一下网站的资金状况,做一个商业计划书,找一笔投资。我做了一生中唯一一个,好长的商业计划书,资产损益表,可复杂了。专门做投资的朋友也帮忙,大家挺看好这个。

  我让做风投的朋友帮我撒出去,接触一些有投资意向的人。结果这个事儿有些意外,本来有一笔钱可以进来,但由于各种问题往后拖了一下,拖到一个时期,跟我一起打江山的这批文艺青年激情期一过,各有各的事要走了,马骅跑到云南支教去了,马雁因为个人原因回老家成都了,朱靖江更多精力跑去做片子了,这边来的很少,杨子也拉到一些钱自己去做制片,跟杨超两人在外时间比网站要多。

  后来电影这块我们追加引进了一个人叫驴头狼,这也是江湖一号人物——后来他去英国读戏剧了。现在在杭州中国美术学院当老师,他当时也有点心不在焉的。当时只有ZD一个人还在吭哧吭哧,心有点儿颓。

  我一直特别着急,希望钱到位,把人重新聚集起来,有好多朋友都想进来,毕竟在网站里一方面感自己喜欢做的事,一方面还能赚点儿钱,当时还能给北京户口。但续接资金没到位,大家心也有点不大齐了,我自己莫名其妙接到学校派遣的活儿去巴西,就走了,把电影和整个网站给了ZD,对他说你看着办吧,要是实在钱到不了就鸟兽散吧。后来我走没多久就垮了。

  胡:对。互联网第一波web1.0时代运营模式没考虑清楚的网站,该死的都死了。当时如果我们拿到钱,网站是肯定能继续做下去的。我当时很多想法都和后来的豆瓣很相似。哪怕没拿到钱,如果能以简陋的格局稍微撑一下,撑到web2.0时代的泡沫涌过来,一定会拿到一大笔钱。当时我们是1.0时代最大的文化网站。web2.0时代大概是在04、05年来的,我们03年倒的,就差那么一点儿。

  胡:我想不起来了。曾经评过全国十佳网站,文化部还给我们发过一个牌子。人数从访问量和注册来看,应该都是当时文化类最大的。用户什么样的人都有,全国各地都有,以年轻人为主。我教书好几年后一个我的研究生得知我是当年新青年的幕后老板,激动不已,说当年他上高一的时候还注册过会员,每个月还能收到下载密码。

  胡:极其高,每天要刷好几页。页面上的部分每日碟评每天都更新,还有大师回顾、影人访谈、就某个导演或者国家做的系列专题啊,相当于一本专业电影杂志。论坛的部分大家随意贴想法,什么槽都吐。

  胡:页面除了每日碟评,还有大师回顾、影人访谈、就某个导演或者国家做的系列专题啊,相当于一本专业电影杂志。这些专题都是由朱靖江牵头的。网页上没有商业广告。

  胡:是的。我要求每一个员工,像朱靖江和ZD,除了苦逼做页面、写新东西之外,还要天天在论坛里,当版主。除此之外,商业电影基本上不讨论。

  小熊论坛的精英主要原因可以归结为封闭式的(经常删帖),围绕几个核心人物。夜航船也是这样吗?

  胡:也是围绕核心人物,但不是封闭式的,一般来说电影这边吵架虽然也比较凶,但也没到需要删除的地步。文学版会比较多疯子,需要值班删帖。电影不会。进来的人一看大家的发帖主题、讨论气场不和,看看也就就走了。感觉牛逼、时不时插一嘴的就留下来了。

  胡:Mel周,是超级用户。张慧瑜,老戴的博士毕业生,现在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网名鱼爱源(小鱼儿)。雌黄,现在是北京青年政治学院的哲学系的老师,真名叫穆青,她很厉害,主要搞阿尔都塞、拉康。Nicktime,他到底对应谁我记混了,应该是南方系媒体从业人员。李宏宇,就是现在《南方周末》做电影报做得最好的李宏宇,翻了《阿巴斯诗选》的,也是影向标的成员。马黛茶,是传奇人物,主要混音乐论坛,也是迷影青年,是当时二线的摇滚乐队Verse乐队的主唱,当时号称最豪华的摇滚乐队,人最多的时候有40多人。子非鱼,女,真名李多钰,当时南方周末副刊主编。发条桔子,真名刘帆,现在叫皮革业,很牛逼,原来是新京报娱乐部主任,现在是凤凰网娱乐网总监,跟Liar(李霄峰)、云中他们都是一拨的。还有金牌打手张小北。张江南也在这混,只不过比较挫,我们不爱带他玩。他原来似乎学生物,脑子里的谱系不是很清楚,但又爱看电影。Liar(李霄峰)也在这里混。样子当时一边在我们这里做,一边在外面做纪录片。但他煽动能力不强,虽然他自己偏独立电影,但在论坛里发言不是主流。这里啥学校啥地方都有。

  胡:经常吃大饭,我们公司运营经费有一半都让各个频道来接待论坛上活跃的作者来京,或者大家日常聚餐了。我和我老婆就是在电影论坛版聚认识的,她是在电影论坛上混的。“君子之交淡如水”。

  胡:他是员工,文学版块的,但到后来经常混起来,文学板块干电影板块的活。另外还出了一本书,电影和音乐板块收录在一起叫做《北大网事之声色新青年》,长江文艺出的。分为三本,另外两本是《北大网事之思想的碎片》,《北大网事之盗版创世纪》(文学板块)。

  胡:对,约人写,我们支付稿酬的,早期非常重视原创稿酬。为数不多的钱除了大家吃饭以外大部分就用来给稿酬了。文学板块我们是不给钱的,因为大家不缺发表的地方,电影板块是每期都给钱的。我记得是千字100,这在当时杂志社是中等水平了。每个星期ZD都会填一个稿酬申请单来找我签字,电影板块是稿酬给的最多的。专题性的写作会给,论坛上写得好的如果转到页面上,也会给钱的。

  《新青年DVD手册》一期差不多有40多篇文章大大小小的,这个体量是网页多少比例?

  胡:太少了。网页量很大,每天都有影人访谈啊,每日碟评,我给电影板块下的任务是每天更新5-8篇不水的文章。

  胡:看放什么片,多的时候100人左右,少的时候几个人。(看电脑)这里有个荷兰莱顿大学的截屏,保存了新青年当年整个数据的抓取,这是文学部分,还有站内搜索,因为是截屏,很多图片都看不见了。(注:网页地址:,是当时诗歌栏目的内容,可以看到有“中国学术城”,“文学大讲堂”,“音乐聚义厅”,“电影夜航船”,“生活新世代”,“新青年俱乐部”,“论坛”几个大的板块。由莱顿大学于2004年3月2日抓取。见介绍链接:http)新青年俱乐部是发下载密码会员区。现在都进不去了,我这儿都没有了,数据量很大。会上首页的是点击量高的,或者约的稿子,像这篇就是约的残雪。

  当时杨子是实践社社员,所以你们会跟实践社有合作以及约稿是吧?还有没有跟其他电影网站来往?

  胡:我们觉得我们讨论层次高一些,引导讨论的人、活跃的人,从录像带时代以来都是看片量和积累比较多的老炮儿,在那个年龄我们已经算是老炮儿扎堆的地方了。我们觉得后窗比较杂,当然后窗的人有时候也来我们这儿,后窗也有一些小资味儿比较重的,小资在我们这儿是个比较不好的词。我们这儿朱靖江动不动就这批判那批判的。我们主要是“有思想”(自嘲),带着思想的批判力看电影。

  胡: ZD去了新京报娱乐部,驴头狼去了英国布里斯托大学学多媒体戏剧,杨子漂了几年现在在中央美院二级学院获得了教职,朱靖江在cctv6干,后来读人类学博士现在在中央民族大学人类学当老师。

  胡:因为有新青年这个起点,我自己什么论坛都不去了。我不跟任何人讨论了,除非他们找我来讨论。一桌宴席那么牛逼的哥们儿都散了后……我写博客后,原来喜欢看电影会跟我讨论,但不会去论坛玩了。

  胡:我觉得挺好的,基本上实现了我们当年没实现的东西。从整个使用交互性上以用户为主,我们内容是靠编辑去生产,豆瓣是以用户生产为主了。便捷性上,后来慢慢演变出来的比如,资料搜索的效果、迷影青年的互动、其他的接口(电影票、电影同城活动、男女寂寞青年约炮)全方位实现了我们web1.0时代没做到的。觉得自己错过了一个时代,当时只要稍微再撑一撑,能够撑到互联网第一波寒潮过去,说不定就没有豆瓣了。我还是蛮怀念的。

  胡:我们体量比它小多了。1.0时代当时手机都是不能上网的,电脑宽带都是“吱噶”拨号上网48k/s的网速。那个环境下能做到那样,我也挺知足的了。

  我感觉你们这代人通过互联网进行电影啊、文学啊、艺术啊这些信息交流的热情空前高涨,你觉得为什么大家愿意在论坛上分享?

  胡:迷影文化这个东西,之前虽然都有,90年代有会有各自持不同的资源的人在特殊场合聚众观影讨论,但所有刺激都不如互联网来了以后这么大。每个人都觉得,我能够找到有共同趣味的人,每个人都觉得,我喜欢的这些怪怪的东西不再是被人瞧不起的。我们有共同分享的阵地,也感到我们不再是weirdo。我们的趣味、素养可能比平时在我们身边讨论电影的人更强大。所以当时有一个井喷期,在那是电影论坛是非常多的。在互联网到来之前,缺少独立影评,一般看奇怪的非好莱坞电影类型的人没有有效的方式跨地域地整合在一起。只有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带来了一个转折。

  胡:挺多的。我是先看艺术电影培养的口味,再什么都看。我这代人对电影的接受是通过奇怪的渠道,看到一些比较隔的片子之后觉得这些才是我理解的电影,与此同时让我觉得泰坦尼克是傻逼,也可能觉得周围看泰坦尼克的人都是傻逼。会形成一个区隔意识,懒得理他们,甚至还会写首诗去嘲讽他们。

  胡:最早是录像带,然后是VCD,再然后是DVD。我整个完整地经历了这个时代,从录像带到VCD到DVD再到下载时代,盗版培养了我这代人整个观影趣味和总体审美趣味。感谢盗版。

  盗版大规模出现之前,你要看个波兰电影,除非有两个可能:第一,你是电影学院的学生,有外面看不到的资源,教学讲解、辅助补充的片源,会放映,但这首先意味着身份上的优劣;第二,只能生活在北京这样的地方,去电影资料馆,碰到波兰电影展才能看罕见的波兰电影,这个前提又是一个身份前提:你必须在北京,必须得去电影资料馆。

  在盗版时代到来以前,你的艺术品位和地域等级、身份文化等级是密切相关的,但盗版打破了这种基于地域身份政治等级和是否电影专业身份政治等级的区隔。我作为一个学生、白领、IT工程师,都有可能在买到盗版碟以后进入自己比较奇怪的趣味里去。

  盗版时代先于迷影论坛的形成。盗版碟时代大江南北大家都积累了一身的看片经验,一堆槽点想要交流的人只能依托于看周围的人跟我选了同样的片子也许还能聊一聊,前网络时代大家就是这么悲惨。电影刊物本身是比较low的,也不能实现即时的互动和回馈。首先盗版打破了等级制,但盗版并不能解决迷影青年沟通、交流、增强一代人趣味建构的需求。

  99年互联网铺展开来以后,是真正迷影文化建立起来的时候。三步:第一步,有一群人在电影学院和电影资料馆场所和体制之外,首先组织家庭/酒吧观影会,特殊的人带着奇怪的片源回来;第二步,盗版录像带到盗版碟的脉络,导致进一步人们接触电影多样性的渠道被打开了,但交流渠道没有被打开。第三步,99年00年交流渠道打开后,迷影文化就真正开始了。

  胡:一直在上升。盗版碟后最重要的事就是字幕组的出现,这是迷影文化全方位的推动,也对让迷影文化精细化、细分化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研究迷影,字幕组肯定得做一章,这是中国独有的,国外没有巨大人群的字幕组的存在。

  04、05年以前盗版碟时代,都是碟商自己搞字幕的,有些是港台已经做好的字幕,有些是原始字幕扒下来,去找金山词霸自己翻译,所以当时字幕根本没法看,严重影响了观影体验。字幕组出现了以后,让这个情况得到了很大的改观。

  迷影文化最重要的三个节点:1、盗版碟出现,2、网络时代到来,电影论坛和电影网站兴起,3、字幕组的出现。

  《新青年DVD手册》第一辑卷首语:“DVD能将被资产阶级与特权阶级垄断的影像文化向大众传播开来”,第五辑卷首语:“我们并不介意将那些引进了伯格曼、帕索里尼给普通大众的暗黑商人们与盗火的普罗米修斯相提并论”。

  胡:主要是朱靖江写的卷首语,这段话他当时偷我的。我们当时热烈地歌颂盗版。

  当时论坛上有没有比较大的讨论焦点、争论?这本书里也收录了“网络争论”,比如周星驰,每个月比较火的讨论是不是就收集成网络争论?

  胡:对。一般争论都和新上的盗版碟有关系。有一次,拉斯冯提尔的某部新片出来以后,讨论拉斯冯提尔到底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他到底是不是个装逼犯,他的道格玛95原则在今天到底还有没有意义。争论还挺大的。

  胡:非常重要。跟我交流逼格话题的,以前只是诗歌圈,新青年以后我感觉音乐领域、电影领域、艺术领域好多话题是相通的,我可以比较宽泛地看一个问题。在诗歌圈里后来就玩得不是那么起兴,感觉这帮人逼格比较低。打开了一个视野后,可以感到同代人在不同领域有些东西可以被共同地凝聚起来。

  也有人说,豆瓣最红火的时候都比不上2000年左右的这股风潮,以前论坛上的影评拿一篇出来分分钟秒杀豆瓣影评,你的感觉呢?

  胡:受众自己生产,我们当时是专门约的。谁对哪块比较在行,我们就专门约他写这一块儿。

  胡:确实当时比较兴奋,刚接受互联网冲击,感觉每天都可以做好多事情。现在也不新鲜了。

  资讯比较发达了,什么东西都可以查到,任何片子只要有点儿外语基础什么都出来了,当时网速限制、外语能力的限制,好多老一代的迷影青年外语水平是不行的,还要依赖于翻译。

------分隔线----------------------------
最新文章